派派的尼尼k

文武小剧场🙃💓🙃💓🙃💓

王振文最近很開心,心情大好,吃的也多,居然還長個了!

「誒,王振武,我長高了!」帶著有些炫耀的笑,振文對面前的人揚起了頭。

「哦?是嗎?那我是不是該給你買禮物呀,長個的小朋友?」振武伸手捏了捏振文的臉蛋。

「我現在可有178了!離你不遠了,你也要注意啊,小心我長得比你高~」振文抬起手拍了拍振武的頭,笑的超級欠扁。

「可是你還是很小只啊。」振武寵愛的攤手。

「哪有小只!」振文像一隻猴子,在振武面前氣的跳來跳去。

突然,振武一把抓住振文的雙肩,吧唧一下親在振文的額頭上。

「你看吧,我不用墊腳就可以親到你的額頭了,你想要超過我還差一些哦,小弟弟~」振武學著振文挑眉,但是眼睛里是無法掩蓋的溫柔。

振文的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,站著不動,愣了好久,額頭上暖暖的,燙燙的,振文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剛剛被振武吻過的地方,心都要跳出來了!

「王振武!你乾嘛!」完蛋了,臉肯定紅了,為什麼自己對王振武沒有任何抵抗力啊!

「哈哈哈,你看吧,你就是很小只。」振武看著面前羞澀的振文,眼睛笑的彎彎的。

「哼,你居然欺負我,今天的奶油麵包你不許吃了!全都是我的!」

「那,我吃紅豆麵包可以嗎?」振武微微低頭,臉向振文湊近了些,帶著懇求的眼神看著振文,臉上還掛著笑。

「紅、紅豆麵包?」振文臉更紅了。

「對啊,振文,紅豆麵包。」振武笑意更重了,眼睛里全是振文。

「我、我、我不知道,隨便你啦!反正今天你不准吃奶油麵包了!」王振文不好意思看振武的眼睛,帶著一張大紅臉落荒而逃。

「王振文,一百個紅豆麵包!」振武對著振文的背影大聲喊到。

本來奔跑的人慢慢的停了下來,

「王振武,我兩百個紅豆麵包。」振文用只能自己聽到了聲音對振武說。

完了,臉更紅了。


紅豆麵包是我愛你,奶油麵包是親親~




——————我还是那条熟悉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这篇灵感来自于文武兄弟的一个戏外小剧场💓💓💓

那个小剧场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了👏👏👏👏

大家有兴趣可以搜来看看😚😚😚

超有爱哒🤗🤗🤗🤗

👉av22660824👈就是介个

十七

轉學手續很快就辦好了,振武和振文又要開始一起上學了。
振武說不出的開心,這幾天他已經想清楚了振文在他心裡的位置,只是對振文的感覺到底是哥哥對弟弟的喜歡,還是……其他的他還是有些分不清。全都交給時間吧!

只要能和振文呆在一起,怎樣都可以!

不管之前有什麼矛盾,現在只要在振文身邊,矛盾總有一天會消失的,只要兩人在一起,就好。振武心裡這樣想著,身體不著痕跡的向旁邊的人靠近了些。

今天陽光好溫柔,天也溫柔地也溫柔,一切都溫柔~

振文就不一樣了,他現在感覺奇怪的要死!身體僵硬,感覺周围环境冰凍三尺。

這麼長時間沒和振武一起並肩走過,振文緊張的覺得自己都快走成同手同腳了,再用余光看看身旁毫無異樣的王振武,振文覺得自己蠢爆了!

振武感覺到身旁的弟弟有些不對勁,振武伸出右手,一把攬住了振文的肩膀,轉頭對身旁的人開心的微笑:「今天中午你想吃什麼?新學校有什麼好的推薦?」

振武的這一攬,使振文心裡一驚,咚咚咚,心跳又加速了,怎麼辦,要不要避開?可是不想避開啊!啊,剛才振武說什麼了?我在乾嘛呀,天吶,王振文,你要冷靜冷靜,你真的太蠢了!

「啊,你剛剛說什麼?」振文的手又不自覺的撓了撓頭。
看到這個動作,振武就知道振文剛才沒有聽到他說話。

「我說你中午想吃什麼?新學校有沒有什麼好吃的推薦?」語氣里是掩蓋不了的溫柔,因為振文啊他真像個小孩子,而小孩子嘛,就是拿來寵的。

「哦哦,學校的豬腸冬粉挺好吃的,還有紅豆麵包和奶油麵包賣的超好,珍奶也好喝到爆balabala 」說起吃的,振文就停不下來了,好像忘記了剛才的尷尬。

振武就在一旁,安靜的溫柔的看著振文,振文無意識揚起的嘴角和眼睛里的大海星辰,像晚間海邊的浪,一次又一次的強烈的衝擊著振武的心,吸引著他,誘惑著他。

等他反應過來時,他已經環抱著振文了。

「振文。」振武的頭輕輕的貼著振文的耳朵。

「你,你乾嘛啦!」振文試圖掙脫,但是沒用,振武不放開他,最重要的振文心裡也不想被放開。

一個不放,一個不想被放,兄弟倆就這樣擁抱著,沒有說話。

振武身上的味道讓振文很安心。

「其實,你不用這樣的……」振文晃了晃腦袋不著痕跡的吻了吻振武的肩膀。

「你其實不必為了我放棄以前的學校,放棄排球…你明明可以很好的過自己的生活的……真的不必為了我這樣……」蝴蝶飛吧飛吧。

「傻瓜,在我心裡這些都沒有你重要」振武笑著揉了揉振文的頭髮。

「那…那個經理呢?」還是忍不住問了。

「經理?誰?」振武有些沒有反應過來。

「好啦,沒事啦,沒有誰啦,走啦,上課要遲到啦。」

這些都不重要了,因為,他說了,在他心裡,我最重要!


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两周在准备考试,就没有时间码字,对不起大家了,求原谅😭😭😭

这周开始会不定期更新啦!谢谢大家的支持💕💕💕

最近可能会写甜的,因为在真人坑已经躺平的我已经被甜的不要不要的了哈哈💓💓💓💓💓💓

宇霖🙃💓🙃💓🙃💓

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

今天最开心的消息就是

他俩又要一起直播啦!!!!

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

接上一个图片🌝

总感觉派派的评论有一种奇妙的感觉🌝

派派先说 我也可以,然后又加了括号说说的是车🌝

感觉派派回尼尼的评论,乍一看是很正常的,就是好友之间的互怼,但素,读了几遍就有一种好啦好啦,你说你会撩就是你啦,你说什么我都让着你好啦好啦,谁让我想宠着你,乖啦的感觉💓🙃

从这里可以看出来,派派绝对看完了视频!这个可以肯定(好啦,这个大家都能看出来啦,我只是想假装自己很厉害的样纸)🌝🌝

然后,最最最重要的来了!

派派发完以后还加了个💓,对,就是💓!

看到这个我炸了!!!

虽然说厚,熟人之间在评论后面加表情很正常,但素厚我一般都加🤓🙃🤪😂🤣这种!(可能我和他们小仙男不一样🤣)

我不管,我就觉得这是他俩之间的暗号!爱的暗号!他们在悄咪咪的以为我们看不出来的情况下传递爱的信号!!!💓💓💓💓💓💓

说不定在派派发了这个💓之后,尼尼还Line 派派说他太明显了😆😆然后派派可能还会想说,我就是想让别人知道我喜欢你,我就是要表现出来,毕竟派派是我喜欢的喜欢表现出来感情的狮子座嘻嘻嘻😽😽

最后,

这个看似是一个熟人之间正常的回复,但是多读几遍就能感觉到这个评论平常中带了点嬉闹,嬉闹中还有点宠溺,宠溺下是爱啊!💓

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

我要说一下厚,如果有理智粉来反驳我🙃我不接受哈🤨🤨
我,圈地自萌,请不要管我!我只活在甜派尼中!

如果有宇霖粉想和我分享一下类似的甜甜的宇霖,不要客气厚,请全部告诉我,我心里内存大,全都存的下🤩🤩🤩





看到派派的💓,我忍不住想发啦哈哈哈哈

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

我是不是落后啦?

谁能告诉我一下💓🙃这个是什么意思?(感觉大家都在发😭,可是我看不懂)

💓🙃💓🙃💓🙃

十六

“什么意思?”振武转过身,看着振文,微波炉里传来加热的“嗡嗡”的声音。

振文低着头,没有回答,为什么自己就是这么不争气,张嘴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………

“你说,你在等我,这是什么意思?”振武站在振文面前,很近,他的呼吸打在振文的头发上,痒痒的。

“没什么意思,我乱说的。”振文抬起头,咧着嘴,扯出笑容,眼睛亮亮的。

“振文,你最近变的很奇怪,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?你跟我说,不要闷在心里。”振武拉着振文的手臂,振武不傻,甚至很敏感,他感觉到了振文有意的躲避…

其实,最近早上在车站,振武每天都能看到了振文,他看到振文朝他这边走来,也看到了振文看到他之后逃跑的模样……

刚才,他其实去阳台收了昨天洗的衣服,透过窗户,他看到了坐在花园长椅上不愿回家的振文……
他很清楚也很疑惑,他知道是自己的原因使两人之间的关系变成这样,但是他又很疑惑为什么解释之后振文反而离他更远了,难道振文真的觉得自己是喜欢弟弟的变态哥哥?

他没有问振文,他也没勇气问振文,他怕听到一些自己不敢听也不想听的话从振文口中说出来,之前的事,还历历在目,他怕自己又冲动一次,继而把振文推的更远……

可是,振文说,他在等自己,这是什么意思?真的乱了乱了…

“没什么事…我去洗手,准备吃饭了吧…”振文还是没有说出口,他怎么可能说出口,说自已其实在默默的等着振武也能像他喜欢他一样喜欢他?说其实自己在外面心里偷偷的等着振武可以出来找他?说出来之后振武可能又会觉得自己不正常了吧……

手臂的力量更重了一些,振文暗自使劲想要离开了那只紧抓他手臂的手…

“滴”微波炉把饭菜热好了,

“我饿了。”振文瞥了一眼微波炉。

振武慢慢松开了手,手臂自由了,兄弟俩之间的对话也没有再进行下去了…

半夜,爸妈回来了,振文已经睡着了了,振武披了件衣服,出了房间。

“爸妈,你们回来啦。”

“呀,哥哥你怎么还没睡?”妈妈走到振武面前紧了紧振武身上的衣服。

“嗯,我有事想要和你们商量。”

“什么事?哥哥”爸爸把外套放在沙发上,温柔的问振武,爸爸很喜欢振武。

“爸妈,我想转学,我想去振文的学校!”

片刻的沉默

“哥哥啊,你其实不必为了振文那小子这样。”
爸爸有些心疼振武,自从他娘俩来到这个家,妻子一直照顾自己和这个家,振武一直照顾着振文,他全都看在眼里。之前答应振文转学,虽然不太放心,但是想着振武这个儿子,他真的为那个笨弟弟付出太多了,振武也应该有自己的青春生活,所以才答应转学,现在振武却还想和振文在一起,这样对振武真的太不公平了…

“你现在读的这个高中很好,而且这个学校的排球队也是全台湾数一数二的,你那么喜欢排球留下来是会有很好的发展的。”爸爸说。

振武没有说话,这些问题他其实考虑过了,在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也问过自己,为什么离不开振文,为什么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都对振文有一种莫名的依恋……

想到振文离开了自己,这些排球,学习,甚至生活都失去了原有的色彩,振文,在他心里真的很重要,比一切都重要!

问题的答案还是需要在问题里解决。

“爸妈,我考虑清楚了,之前振文被绑架我有很大的责任,我不想以后振文再受到任何伤害,我想一辈子在他身边守护他…”

爸爸没有说话,反而是妈妈一直微笑着说:“那哥哥既然这样想,我们就转学好啦,这样哥哥和弟弟又可以在一起啦!可以互相帮助啦!”

“谢谢爸妈。”说完振武就回了自己房间。

客厅里

“老婆,这样会不会对振武不太公平啊?”

“没有啦,这是振武自己的选择呀,我们做父母的支持就好。”

“可是这样…哎,你不会怪我吧。”

“你傻呀,我怎么会怪你呢,兄弟俩关系这么好是好事。”

“可是我觉得振武为振文真的付出太多了,不能因为振文是弟弟就要受振武那么多照顾吧…”

“哎呀,都是一家人,没差啦,再说了,哥哥本来就应该照顾弟弟呀,好啦好啦快点休息啦!”

对话结束,妈妈拉起爸爸回到了房间。

其实,最近兄弟俩之间感情微妙的变化,做母亲的怎么感觉不出来呢,顺其自然就好,孩子的事,孩子自己决定吧…

妈妈关灯,睡觉,明天给兄弟俩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吧!

十五

饭做好了,振武摆好碗筷,坐在沙发上,拿着手机,手机屏幕一直亮着,手机界面是和振文的聊天框,
17:05“振文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文字前面的“未读”变成了“已读”,没有回复…

18:33“振文,我饭做好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?”振武在手机上敲出这句话,
打完,发送,未读。
一分钟,两分钟……十分钟……半小时……一小时……

19:30,手机,还是“未读”……

车轮饼已经凉了……

振武感觉有些疲惫了,靠着沙发,仰面,微闭双眼,手轻轻的盖在眼睛上,手心有些湿润。

落地的花瓣又被风轻轻的吹动起来了……

那散落一地的,不是花瓣,是我凋零的心……

振文用极其缓慢的速度走在回家的路上,边走边踢路边的石子。

“嘟嘟”手机来消息了,振文拿出手机,是振武发的消息,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振文没有回复,他不想回复…今天爸妈有应酬,家里只有他和振武,他还不适应和振武单独相处…

这几天没有振武的陪伴,振文表面上看起来很正常,但心如乱麻。

想起之前两人之间发生的事,说过的话,振文就觉得难受的喘不过气,自己像一只掉进水里的鸟,无法呼吸,无法飞翔…

而每当这个时候,振文就会庆幸自己转学,两人之间的逐渐拉长的距离,让振文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稍微有了喘气的机会。

可是今天,他又必须和王振武,他的哥哥,希望他“正常”的哥哥,单独相处,他真的不想,他真的很乱!

手机再次响了,这次振文没有看,他知道,应该是振武又发消息了。

还是不看了吧,看了也不知道回什么……

振文不知不觉的走到家门前的花园,天已经有些黑了,振文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不知道该去哪继续坐着?还是回家……

最终,肚子饿了的振文还是选择了回家。

打开门,屋里很安静,没有开灯,有些暗,饭菜的香味已经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稍显冰冷的味道。

“难道王振武在房间里啦?”振文心里疑惑着,换了拖鞋,懒得开灯。

振文走到厨房,饭桌上整齐的摆着虾仁炒饭,一碗汤,两碗饭,两双筷子…

“难道王振武没有吃饭?”看样子桌子上的饭菜没有动过啊。

“你回来啦。”客厅的沙发传来振武的声音,昏暗的客厅显得振武的声音更加沙哑。

“嗯…你还没吃饭吗?”王振武居然在客厅坐着,振文被吓了一跳,但还是假装镇定。

“嗯,我一直在等你。”振武起身,走过振文身边,把已经凉了的饭菜端到微波炉里加热。

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自然……

不知道是不是人饿了,嗅觉就特别灵敏,当振武经过振文身边的时候,振文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,这个味道像一种诱惑,一种吸引,心里的蝴蝶不自觉的又开始轻轻的煽动着翅膀了……

淡淡的花香使冲击着振文的神经,他有些迷醉了,头脑里充满了振武经过身边带来的气味,还有他说的话,他说他在等我………一直在等我……

心里的蝴蝶翅膀煽动的声音越来越大了,感觉快要飞出来了!

“王振武,你说你一直在等我,是我一直在等你吧……”
完了,果然闻到香味就是不能张嘴啊,看吧,蝴蝶又飞出来了……

十四

振武提着车轮饼,包装袋里传来车轮饼的香味,甜甜腻腻的,好像振文在身边一样…振武忍不住把包装袋拿到鼻子前,深深的嗅了一下。
不知道是不是太想要见到振文吃到车轮饼满足的模样,振武觉得今天回家的路都变的特别短,不一会儿就到家了。
“振文,我回来了。”鞋都还没来得及换,振武就先呼唤振文,他实在是太想见到他了!
屋子里没有回应。
难道振文还没有回来?
振武这下才想起换鞋,看到振文的拖鞋安安静静的待在早上主人脱下来的地方,啊,振文真的还没回来啊…
失落的风,将期待的花吹落,花瓣随风散落了一地……
振武换了鞋子,把车轮饼放在桌子上,掩饰好自己的情绪,洗了手,准备做饭,今天爸妈有应酬,晚饭振武做。
振武打开冰箱,看了看冰箱里的食材:“今天就做虾仁炒蛋吧,振文最喜欢吃鸡蛋。”
说罢振武就开始在厨房里忙起来。
以前每当振武做饭的时候,振文总会在旁边,要不是帮振武洗洗菜,就是在旁边对着振武嚷嚷,
“王振武,快点把菜放下去啦”“王振武你盐是不是放太少啦”“王振武,你赶快炒一炒啦”“王振武……”
明明自己不会做菜,却还总喜欢在振武做饭的时候在旁边提意见,就连做个饭也不让振武安静一会,一刻也不让。
可是此刻的厨房只听得到锅铲与锅交碰的声音,还有风吹落花瓣的“沙沙”的声音……